《人民的名义》抄袭案二审 未当庭宣判

发布于 分类 lol下注平台标签

在庭审结束后,李霞向北青报记者表现,自己2008年创作《存亡》时已有3年法院、17年检察院的司法工作履历,其持久身处办案一线并持久努力于查察文学创作,屡次得到《查察日报》举办的天下性征文角逐一等。“恰是由于不可多得的检察工作履历和办案际遇,使我得以接触形形色色的案件,取得大量的一手素材,特别相识职务犯罪的轨迹。”李霞认为,《查察日报》的长篇连载就是对《存亡》独创性的专业承认。

李霞指望通过这个案子推动国家对著作权的。上诉人李霞自己出庭到场庭审,而被上诉人周梅森委托律师代为出庭。6月13日上午,该案二审在学问产权法院开庭审理。李霞表现,自己是在2017年经人提醒才发觉《人平易近的名义》有抄袭举动的,“周梅森使用了综合手段进行洗稿”。青年报记者注意到,在法庭上,长先后7次提示李霞,向法庭陈述其独创性的表达。庭审起头后,主审当事两边用阅读的方式,讲出各自对两本书是否构成类似的来由,“让旁听的人有一种读者的体验”。6月13日上午,该案二审在学问产权法院开庭审理,庭审持续近4小时。《人民的名义》被诉剽窃案一审宣判后,作家李霞因不服讯断,上诉至学问产权法院,请求打消一审判决、改判支持其全数诉讼请求。

按照小说《人民的表面》改编的同名电视剧曾惹起全民热议,因此小说《人平易近的表面》著作权纠纷一案也是备受关心。

2018年12月,该案一决出炉,市西城区法院以为,《人民的名义》不构成对《存亡捍卫》的抄袭,并驳回了李霞的全数诉讼要求。李霞称《人平易近的表面》和《存亡捍卫》两部作品均以检察官查询拜访为叙事主线,以案件侦破为叙事演绎,设置主线查察线、副线线,两条线交叉推进。而周梅森代理状师金杰状师以为,李霞在比较两部小说时为了表达类似,导致了归纳综合和意识上的错误。一审败诉后,李霞不服判决上诉到知识产权法院,请求撤销一决、改判支持其全数诉讼请求。2017年1月,周梅森撰写的小说《人平易近的表面》由出书集团出书刊行后,李霞经比拟阐发认为,《人民的名义》具有抄袭、剽窃自己2010年出版的小说《存亡》的状况,因而将周梅森和出版集团诉至法院,索赔金额共计110万元。她列出了几十处情节并进行比对,证明两本书布景、开端、情节发展等的类似之处。

周梅森代理律师金杰告诉北青报记者“诉讼没有什么问题,两个作品不具有本色性相似,我们置信二审法院。”金杰律师称,“从昨审来看,她说不清晰自己作品独创性的处所”。记者朱健勇统筹/孙慧丽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://www.wushengcai.com